圖為薩沙和丹妮婭夫婦手捧自家的俄羅斯麵包。 李艷 攝
  中新網滿洲里11月22日電 題:一對俄羅斯夫婦的異國創業路
  作者:常安 李艷
  薩沙說:“我不想我的人生就這樣平平淡淡,我要的是激情和色彩。”55歲時,背負壓力與妻子來到異國他鄉開始創業之路的薩沙,雖然年過半百仍舊一腔熱情。
  如今,薩沙和他的妻子丹妮婭已經來到中國近一年的時間。他們在內蒙古自治區滿洲里市經營著一家麵包店。
  初見薩沙夫婦,他們正在操作間烘焙麵包。出於衛生安全的考慮,薩莎只能隔著兩道玻璃門微笑著打招呼。因為麵包坊的麵包都是提前以乾酵母室溫發酵,所以每天早上5點多,薩莎夫婦就會來到操作間開始一天的工作。
  沒一會兒,薩沙微笑著落座,並且邀請了他的朋友來當翻譯。面對記者,他侃侃而談。
  薩沙來自俄羅斯赤塔市,他認為自己向來是一個目標明確的人。從做小本生意白手起家,到後來開辦自己的外貿公司,一路走來的薩沙認為生活總是需要不斷地驚喜和創造。
  “一輩子只做一份工作、只有一個奮鬥的目標,對於我來說,實在是一件太過枯燥的事。我不想我的人生就這樣平平淡淡,我要的是激情和色彩。”薩沙說。
  薩莎55歲時,決定關閉自己蒸蒸日上的公司,選擇到滿洲里發展。他決心要開一家屬於自己的麵包店。當他把這個別人眼中“瘋子一樣”的想法告訴妻子丹妮婭時,丹妮婭格外冷靜地擁抱了薩沙,給予了無條件的支持。
  在大多數中國人眼中,50多歲的年紀應該是安享晚年的年紀。然而,薩沙夫婦卻選擇在這個時候,開始一段不同的生活。這一決定,也同樣使他們面臨很多壓力。薩沙回憶,他們夫妻倆的親人和朋友曾對此投來懷疑的目光和不看好的態度,曾多次試圖阻止。
  “無論有多少人反對我的想法,無論創業的道路有多難走,我都不會放棄。”薩沙說,此後他很快處理完公司的事務,與妻子、孩子們策划著去中國的生活。他說,“以前做老闆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生活,現在我要開一家麵包店,用我和妻子的雙手,做地地道道的俄羅斯正宗的傳統麵包,讓人們瞭解俄羅斯麵包真正的意義是什麼。”
  到中國開店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,首先就是語言的問題。
  “雖然我以前做生意的時候,也來過滿洲里、海拉爾、哈爾濱這些地方,但是中文我始終不會。”薩沙說多虧了熱情的滿洲里朋友給予了自己很大的幫助。從選擇店鋪到辦理執照,好多事情薩沙都需要依賴朋友。他自嘲地說:“還好他們不嫌我這個老頭子煩人,願意幫助我。”
  經過一番籌備,薩沙的店終於開張了。因為堅持做地道的俄羅斯風味麵包,他的原材料都選擇從俄羅斯進口,烘焙工藝也堅持了“俄式風格”。然而就是這種堅持,卻讓他製作的麵包在一開始並未能令許多人接受。
  “在俄羅斯,麵包就好比中國的饅頭、燒餅一樣,是作為主食來食用的。沒有任何添加劑,完全都是全麥麵粉加少許的鹽,拿在手中分量很重、很結實,微酸的口感。”薩沙講起自己的本行,眉飛色舞,“這種麵包對身體特別有好處。”
  但是,就在剛開業的前幾天,每天看的人遠比買的人要多得多。“像那種長方形的麵包,大家總是會拿起來,好奇的掂一掂重量,但是買的人不是很多,因為都覺得太硬。”薩沙的中國店員說道。
  這讓薩莎夫婦很不服氣。他們發現中國市場上出售的麵包都是很甜、很鬆軟,這與自己出售的麵包口味完全不一樣。這時,也有俄羅斯的朋友勸他根據中國人的飲食習慣進行改良,做成鬆軟的麵包,以迎合大眾口味。
  然而,愁眉緊鎖的薩莎並沒有為之所動,他認為一旦改變就失去了來滿洲里創業的真正目的。此後,薩沙授意店員對每一位進店的顧客講解什麼是真正的俄羅斯麵包,並且設置了試吃籃,通過試吃吸引顧客。
  兩個多月過去,周圍小區的居民很快成了他的顧客,有一些餐廳也開始在這裡訂購西點麵包。起初最不為人們接受的、又硬又沒有味道的全麥黑麵包,如今每天至少能賣出40多個。
  “雖然說目前還是有大部分人群接受不了這種全麥沒有甜味的麵包,但是時間久了他們會瞭解到的。”薩莎告訴記者,現在的困難是銷路並沒有完全打開。
  儘管如此,薩沙依舊向記者勾畫了自己的夢想藍圖:“未來我還要註冊屬於自己的商標品牌,並將它推廣出去,讓更多的中國人知道,在滿洲里有一對俄羅斯老夫婦,為了夢想不斷努力前進。我會將我的麵包店,開在每一個城市。顧客不僅可以購買麵包,還可以坐在麵包店里,享受異國的美味,品嘗我們麵包店自己釀製的格瓦斯,讓他們來一次,就想來第二次。”(完)  (原標題:通訊:一對俄羅斯夫婦的異國創業路)
創作者介紹

森林家族

hi23hiytl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